给我一个取悦你的理由

I am A Wolf Tonight!

发布了长文章:I am A Wolf Tonight!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I am A Wolf Tonight!》

离我尸体不到20码的地方吃早餐

《瑞克和莫蒂》


一个是嗑药蹦极的天才宇宙科学家外公,一个是蠢比却带有救世主情怀的少年。

两个人征途遥远的星辰,每天都在毁灭世界和杀死自己中冒险。

他们所在的家庭,有一个强势马科医生金发美女的妈咪,和一个只会玩连连看的废柴老爸。还有,一个高马尾姐姐。


这部美国动画,在血腥和色情的高端科学脑洞里莫名的生成关于生命哲理,平行世界,人类社会,女权主义,外星球理论等一系列费脑子的深刻道理。

比如有一集讲疯子外公和莫蒂钻进了电池里他造的小星球里,意外的发现小星球里的科学家也发明了一个电池里的微星球,然后又钻到微星球发现里面的星人也在研究关于渺星球的电池实验。

最后渺星球的科学家觉醒于自...

为什么你的猫没把你吃掉?——电影《消失的爱人》随便bb

有一种女孩,大口吃垃圾食品,却永远穿S码衣服,午夜跟男生喝啤酒看欧冠决赛,能疯能玩会打会闹,她们听摇滚,身材火辣,性格豪爽,极度性感。

男人们称她们为Cool Girl。

而我们的女主,艾米,有着从小被父母打造的白富美背景,人生之路是凡人望尘莫及的天堂软卧,亿万女生把她的人生当作是神级教科书典范,她活在父母虚荣面孔下的养成游戏中,这样的生活背景下,于是,就这样,她盯上一个男人,一个来自穷乡僻壤的花花公子。——尼克。

女主深知尼克这种男人喜欢那些所谓的cool girl,于是她摇身一变,成为了酷女孩。

“我剃掉阴道的毛,喝罐装啤酒,看亚当山德勒的电影,吃凉披萨,保持2号身材,时不...

别动,我的,男人

在这片大地上,女人为抢男人而活

在魔幻女儿国的国度里,一群女人靠一个布满炸弹的葡萄园维生

每天会有一个女人去采摘葡萄,她有两个选择,死,或者炸死。

这里有一个酒吧,管事的是个老女人叫沙佐卡,她们提着裙摆醉倒在四处,有时哭泣有时唱歌。

这里有一种酒,叫做蜘蛛膏,这是女人的春药,喝了它,会有男人的鬼魂与她们舞蹈

她们拥抱僵尸男人,与死去的丈夫团聚

她们痛苦或快乐的时候都喜欢仰头朝天看,仿佛天上,五彩斑斓。

有两个女人以眼泪谋生

奥姬卡,和小波及亚

小波其实波很大,一头波浪红发野性而富有激情

卡卡是一朵金色暖阳像一只柔情纯良的麋鹿

当最后一个男人死在了温柔乡里

她...

荒原草——致安德鲁怀斯

他的窗外总有一片荒野
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模仿他。
模仿他,假装一个挺立的男人,走向荒原草中
假装一只蓝翅白头鸽倒挂在墙头
假装一个暮年老人躺在白色帆船上
在那里,一定有一个地方
是无情绪化,灰白,惆怅,风尘仆仆
在时间缝隙里,缩成一枚,寂静的白鸽
他留下了,这些。
没有绮丽的大红与明黄
只有一个靠海的背影
还有
飘荡的破旧稀薄纱网
无边无际的,风刮过的,荒原草。


    黑帮电影,的确,黑道打人不玩花把势,要揍,不玩飞踢也不玩360度托马斯全旋。揍你就是揍你,往死里揍就实打实拳头,铁棍抡后背,不帅不酷,就是干架。但就是不搞死你,这里说的是群殴节奏。

    当然要整死一个人,你需要一个理由,足够让你动手的理由。

    在这里,男主找到了,租金还不起,老妈重病,小妹上学,底下一众小弟都得吃饭,好不容易有个游戏厅的营生,还他妈被死对头给砸了,自己的老大哪管你生死,只顾一个人乐活。于是越级接了老boss的单子。...


蓝色鲸鱼

今夜我的肚皮上搬来了一条蓝色鲸鱼

我静静的躺着闭上眼睛,仿佛能听到海浪声,伴着阵阵鱼腥味。海边的夜风又潮又湿

“嗨”我跟我肚皮上的小鲸鱼打招呼

“嗨咕噜咕噜”它含混不清的跟我打招呼

“你怎么会来我这里呢?”我疑问道

“恩。。。实际上”它拿出它的小玩具——一只雾气蒙蒙的八爪章鱼

“恩?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能跟我说说吗?”

“恩。。这个嘛。。实际上了,我离家出走了,因为我今天早上刷牙的时候爱上了一只金色帆船”它露出它的小白牙,痴痴地傻笑了一会儿。

“呀,可是,爱是什么啊?”我疑惑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哎,可能是,成千上万只帆船从我面前经过,那只迎着风浪朝我走来的帆船,它海帆扭...

不要在我的日落哭泣

我的林荫小路

蓝色的野蔷薇下

潮湿的雨天里

我忧郁的心尖上


不要在我的黑夜醒来

我的大雪纷飞

静静的荒原里

连同我的呼吸声

沉入了海底


不要在我的逆流上岸

你会发现我是孤独的

像长而久的戈壁石头一样


如果冬夜一只野狼经过

请你踏上它的脊背

让它带走你


如果要穿过乌压压的云雨

记得摘一朵放在你的舌尖

那是我的告别


你不要说话

更不要回来


你应该是艳阳

吞吐着绝色的云彩

燃烧着炙热的黄昏

还有无数的奇迹


安房直子——《鸟》

《鸟》
  少年坐过的船上,落着白色的花瓣。 

  我不由得伸手把它捡了起来。 

  想不到,花瓣变成了羽毛。 

  是鸟的羽毛。 

  我仿佛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夏天的梦似的。 
   

  某座小镇里,有一位耳科医生。 

  在小小的诊疗所里,一天又一天地瞧着人们的耳朵。 

  因为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所以候诊室里总是满员。还有人摇摇晃晃地坐上好几个小时的火车,从远远的村子赶来。有关耳聋的人被这位医生彻底治好了的传说,更是数都数不过来。 

  每天都是这么忙忙碌碌的,这段日子,医生有点疲倦了。 

  “我也偶尔要...

晴天穿雨衣的男人

晴天穿雨衣的男人


   我注意到这个男人已经有半个月了,一米八三左右,不胖不瘦,身穿黑色雨衣。


      今天他听的音乐是,Sara Lov 《Animals》


   我晚班下的晚,基本上都是11点,电梯做到二十七层,可是每次当我做第七层时,总会停,这时,就会有一个身穿黑色雨衣的男子走进来,靠在后方的角落里,低着头,雨衣的帽檐还在滴水,不带耳机,音乐外放,留下一个浅的嘴角,沉默不语。...


© K。 | Powered by LOFTER